新兴木刻运动中的“现代版画会”馆藏作品展(2019-11-5至2019-11-27)

2019-11-15 09:15:59

白咬着黑——新兴木刻运动中的现代版画会馆藏作品展

展出时间:2019年11月5日至11月27日

展出地点: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昌岗校区,广州市海珠区昌岗东路257号)

主办单位: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

支持单位:广东美术馆、广州美术学院绘画艺术学院、广州美术学院图书馆

展览总监:胡斌

人:何小特

展览设计:陈华辉

请输入内容
前言
请输入内容

白咬着黑

大地到处都有黑的洞

总有白围着黑

人们盯着黑

从傍晚到午夜

从浅黑到深黑

白咬着黑

20世纪二三十年代是广东现代艺术发展的重要时期,众多艺术团体涌现以抢占中国现代美术的桥头堡。其中1934年成立的现代创作版画研究会非常具有影响力,在广州的艺术生态仍然对现代洋画运动保有浓厚兴趣时,李桦、赖少其和其他成员已将现代艺术的触角伸向了在20世纪历史中发挥着重要的社会作用的现代版画领域。发起人李桦回顾说:“现代版画会的历史意义就在于它是整个新兴木刻运动的巨大建筑中的一木一石。”如何理解这“一石一木”的价值呢?我们决定将展览分为两个“复调”的单元:“抢占现代艺术的桥头堡”“走上在现实主义的十字街头”。这是因为我们知道木刻作为中国现代艺术转型的一个重要艺术媒介,在七七事变爆发之前我们都不能孤立地看待这是对艺术语言和形式的探索,那是同情苦难抨击现实的表达。
尽管李桦曾多次质疑“画裸体女人、苹果香蕉有什么用?”,但现代版画会却几乎是与他们所质疑的上海、广州的美术学校教授、同学们同步发足现代美术,从会刊《现代版画》发表的作品来看,现代版画会在不同程度上利用了广州、上海,甚至日本及国际的现代艺术网络,他们对现代派美术和中日传统民间版画都同样表现出热情和好奇,这一点上,现代版画会和同期的其他现代派美术团体在艺术语言和样式上都有不少重叠之处,但二者却在艺术史上留下了完全不同的命运轨迹,相对于木刻在战时和新中国美术中所发挥的巨大作用,“裸体”和“苹果”几近失语。这一役,木刻成功占领了中国现代艺术的桥头堡。
木刻能获全胜,也许与其掷地有声的“大众”基因不无关系。正如我们考察《现代版画》依次发表的作品和文字内容来看,“大众”的立场贯穿整个发刊始终,尽管他们受鲁迅建议也偶尔表现青春的躁动和窥探浮世绘和中国民间版画的语言,但无产阶级文艺立场未曾动摇,加上反帝抗日,他们更加摸索着在木刻中深度植入本土文化和政治语境,年轻木刻家们的现实关怀意识空前高涨,表现力也越发饱满感人,这无疑方便他们搭乘左翼文化运动的强劲东风,在反帝反封斗争中发挥重要作用。
至此,我差点就忘了他们曾经任教和就读于西画系,也忘了那些追求马蒂斯和毕加索的同行。我恍惚在木刻的黑白交响中看到时而平行时而相交的理想与现实,如果“白”是一种对现代艺术的理想,“黑”是那个时代严峻的现实,那么,白咬着黑。

何小特
2019年11月

上一条: 新的旧物——处于传统与革新张力关系中的设计(2019-12-2至2020-1-10) 下一条: 当代国际藏书票巡展(广州站)(2019-9-20-至2019-10-7)

关闭

 Top